只有鱼

最好的你(1)

美术生×舞蹈生AU

可能是一个长篇

督促自己变得勤奋

被逼无奈 自己产粮

       

        我常常在想,对于我的迟钝来说,一见钟情的电影桥段即便发生了千万次也难以触动我十分,我是被温水煮着的青蛙,不知不觉就被你吞吃进肚了。

       

        张继科从浴室出来,一手把垂在眼旁的刚吹完轻飘飘的头发向上捋了捋,随便呼撸了几把。寝室里一群人咋咋呼呼地打游戏,张继科拉过一个凳子坐下,把台灯打开,他今天的速写还剩下三张,如果他再不开始,就只能凌晨才睡了。打开手机的时候有几条微信消息显示,妈妈问他什么时候回去,大约过一个多月就联考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后来又怕影响他,说没事儿,好好休息,妈妈相信你。张继科心里倒不着急,念着妈妈那边或许担心,回了一句“好的妈”。

        刚放下手机屏幕便被微信电话的界面占满了,插上耳机不慌不忙地接起来,“喂”了一声就自顾自开始找笔和纸准备画速写,“继科儿,我刚从琴房出来,你下课了吗。”那边的人软糯的声儿夹杂在喧嚣的环境里,有些听不真切。张继科打开手机相册找一张人物照,把手机摆好,“又练到这么迟啊,”瞄一眼时间,“都快十一点了,我澡都洗完了。”“你胡说,才十点半。”马龙把耳机上边的麦扯得靠近嘴巴些,张继科恍惚有种马龙拽着他的耳朵在他耳边大叫的感觉,抖了抖身子嘴上立马服软,“好好好。”马龙揉揉脸,顺着张继科方才的问题答,“昂,还有一个月就要统考了,大家都想多练会儿,我们刘老师给我排的舞我还得再看看。”末了揉揉后颈,伸个懒腰吁出一口气。张继科在这边听着,笔尖顿了顿,声音却毫无起伏地继续说着,“你就撑吧,哪有这么练的,你要是累坏了我妈又得说我没照顾好你。”“我又不是小孩儿了,谁要你照顾......阿秋!”嘟嘟囔囔跟着人群往宿舍方向走,刚刚在琴房暖和,现在晚秋的风往脖子里钻,马龙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还要坚持抱怨张继科,“就是因为你上回说要照顾我,拉我出去吃多了,老师让我减肥给我加练了好几天。”勾完人的脑袋张继科停下来比对了一番才接着往下画,“你就是太乖了,你稍微偷懒一会儿又没人看见。”“那怎么行呢,刘老师是为我好。”张继科听见马龙那边的声音静下来,估计是在寝室里了,“你先洗澡吧,一会儿我速写画完了给你打。”“昂,那你加油啊。”张继科看着纸上画了一半的小孩儿,转着笔笑了出来。

        张继科和马龙从小就认识,多小的时候张继科忘了,只知道隔壁的婆婆被他们家的叔叔接走后的数不清第几天,就搬来了一对带着孩子的年轻夫妇。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间过于简短,彼此只躲在爸妈身后边偷偷观察对面的小孩儿。马龙后来回想起来,张继科那时软乎乎的,虽然屋子里开了暖气,还是被裹在好几件棉袄里头,脸蒸得发红,耳朵大大的,“好像小飞象啊。”小马龙笑起来,小继科瞧瞧门,“好像我家门上贴的娃娃。”

        张继科把画完了的速写夹进书里,收拾完东西起身去洗漱,十一点四十多了,马龙估计睡了,张继科打了个哈欠,最近熬夜多了,眼圈有点儿泛乌。回到寝室的时候室友都消停了,掀开被子钻进去,沾了枕头就开始发困,迷迷糊糊打开微信发完消息手机一抛就昏过去了。

        第二日马龙醒得很早,昨天晚上拉完筋本来一边听排舞的音乐一边等着张继科的电话,不知怎么就闭上了眼睛,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捞起手机来看。看着张继科头像旁边空空的,马龙把数据关了重开,戳进去又退出来,还下划了两三次对话列表,依旧没有动静。索性把手机往枕头底下一塞,穿衣起床了。

        马龙一向勤快,到舞房练早功的时候还没有几个人,他一面脱衣服一面和旁人打招呼,到包里翻薄护膝的时候发现刚刚走的急好像把手机给落在寝室了,眉头稍稍皱了皱,想着不过一个早上的功夫,就把包往旁边一放,开始拉筋。

        反正继科儿也不会给我发消息。马龙想。

        而张继科这边睡到八点被闹钟叫醒就看到锁屏界面微信消息那一栏显示着许昕的头像,“???你发什么神经和我说晚安??”

        糟了。

(இдஇ; )

最佳辩手(下)

我又来瞎几把乱写第二篇了啊

如果

我是说如果啊

我要是在这篇写完了这个脑洞

希望你们能给我新的脑洞

胡乱求一波评论











       马龙不太明白,为什么最近张继科最近好像不搭理自个儿了。

        先是那天初赛,自己从场上下来就找不着人了,问方博,后者睡得迷迷糊糊的,嘟嘟囔囔说的什么听也听不清,末了喊了两句冷就又睡过去了。

        后来给张继科发微信,说文法进决赛了,他俩可以打比赛了,张继科也没回,到将近十点才不咸不淡地回了个“嗯”。再问就说困了,要睡觉,可许昕还兴冲冲地说好不容易约到了张继科吃鸡呢。

        之后就是决赛筹备,秦志戬特别交代了马龙和许昕这段时间就别老找张继科方博玩儿了,形式上拉开一下距离。许昕见天儿半夜和张继科他们打游戏道无所谓,可马龙不会这个,想看又拉不下面子,只能每晚在许昕身边老妈子似的催他睡觉。

       时间久了许昕也发现不对劲儿了,以前马龙抱着他的小绿龙倒头就睡,他半夜打游戏还得兼职马龙保镖,不让他梦游开门出去外边儿学钢铁侠拯救世界。现在催他睡觉不说,躺着床上总听马龙在对面床铺上滚来滚去,本来想等马龙睡了再爬起来玩儿,结果自己先睡着了。而张继科呢,以前方博打游戏的时候,在旁边一口一个“马龙现在干嘛呢”“马龙睡了吗许昕你声音轻点”......搞得许昕想当场击毙方博这个队友,(方博:????????)让张继科闭嘴。可现在,三天都听不见张继科的声儿,更别说cue马龙了。

       许昕的思考被马龙起身去洗漱的声音打断,一看十点多了,马龙又得催自己睡觉了,许昕恨不能哭给马龙看,但大蟒机灵的小脑瓜此时突然灵光一闪:这样下去不成,得和方博合计合计。

       许昕爬到床上,钻进被子里给方博发微信。

      “小博儿~”

      “?????”方博刚准备到王者峡谷里来一次厮杀,许昕的消息来的很不是时候。

      “那什么,老张,你觉不觉得他最近有点儿不对劲?”

      方博看了一眼对面床铺下头那个充当人肉制冷空调的人,清除了后台的王者荣耀,表情严肃地给许昕回消息,“woc你这瞎子怎么知道的,难不成真的是人瞎了其它感官更灵敏吗?!!”

      “wqnmd,是不是从初赛过后开始的,”

      “.....瞎子,讲实话,我开始害怕了。你没有在我们寝室装摄像头吧?”

      “yes!我是天才!博儿,你知道我为什么能知道这些吗?”

      “不用说了,把淘宝链接传给我!!”

     

     

      “所以你是说.....科哥和龙哥吵架了?”许昕把马龙的状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方博,再联系张继科最近的行为,方博很容易就得出了这个结论。

      “没错,但问题是他俩为什么吵架呢?”

      “这我怎么知道,他们小两口闹别扭,我们管得着吗?”

      “??????他俩在一起了?????”

      “??????他俩没在一起?????”

     “.......”

      “管他在不在一起的,他俩吵架凭什么苦了咱们啊。”

      许昕简直想穿过手机去给方博一个知音难觅的拥抱,“对!博哥儿,您说怎么办!”

      “要不.....咱们....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行不行啊这......”

      “信博哥,打游戏。”

      星期五晚上,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在校门口的大排档密谋,远处走过来毫无防备的马龙,他今天本来是要背资料的,许昕偏要带他出来放松放松,说什么秦主任说了,马龙太紧绷了不行,特别委托许昕让他在比赛前缓和一下。要是放在平常,马龙八成是不会同意的,可大概是最近确实郁闷非常,加上许昕还有意无意地提起张继科也会去,马龙不知怎么的就答应了。我绝对不是因为继科儿在才去的。马龙对自己说,说不出为什么,明明之前也是一到备战时期就好久不联系的,可这次就是迫切地想要见到那个人,这种莫名的情愫,究竟是什么呢。

     不等马龙思考完毕,就迎面撞上一个人影儿,“继...继科儿?”

     张继科刚想道歉就听见马龙软糯的声儿,往后退了几步不自在地撸了把头发开口,“...是你啊。”

     马龙想问他,为什么不回自己消息,为什么最近好像总躲着自己,为什么......可马龙的为什么在嘴里打了几个滚儿,到头来只剩下了一个“嗯”。不理就不理,马龙用力地抿了抿嘴,不说话。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许昕和方博见情况不对,急忙跑出来一人一个挽着,挟持到大排档去了。

     按以前张继科和马龙坐一块儿,许昕和方博坐他俩外边儿,和和美美,团团圆圆。但是今儿个张继科径直坐到马龙隔了一个位置的地儿,许昕看了看,就顺着和马龙聊天的意思坐到了原本张继科的位子上。许昕:虎口夺食成就达成。方博和许昕来得早,照着四人的口味已经点了菜,此时已经陆陆续续上桌,动起筷子来气氛好像缓和了一些。

     “老板,来一打啤酒!”许昕没吃几口就开始招呼。“大昕,别喝了,回去还得看资料。”马龙皱眉,张继科只觉得一股无名火自胸腔涌动至咽喉处,一把捞过许昕,眼睛却直勾勾盯着马龙,“昕子,我陪你喝,今儿个不醉不归。老板,再来一打!”马龙本来就因为张继科对自己疏离的态度有些气结,现在看着张继科盯着自己说出这般似乎挑衅的话,耳朵都发起红来,“张继科你干什么啊!”张继科收回手抱胸往后一躺,“怎么,你还以为你是他家长呢,喝点儿酒都不让?护得这么周全?”马龙猛地站起来,深吸了一口气,丢下一句“我先走了”就转身离开了。

      许昕:........

      方博:........

      熟识的老板抱着两打啤酒过来,看着马龙空着的位置,挠挠头:“诶,那个挺白的同学怎么走了,今儿个的菜不合他口味吗?”

      张继科拿过一瓶啤酒,用牙齿起了瓶盖,满满地倒下去,呛得咳嗽了几声,抬手一抹嘴角溢出的水渍,自嘲地笑着。

      “是我不合他口味。”

      “老张,老张,不能再喝了,老张!”

      “科哥,科哥!!!”

      张继科恍惚间好像看到有一团白光在眼前闪现,一闪过后是他和马龙初见的场景,不,还要更早,这里是.....张继科使劲晃晃头使自己清醒过来,“这是...开学典礼?”张继科喃喃自语,开学典礼和辩论赛都是在学校的大礼堂,所以刚刚才会恍惚认为这是辩论赛现场。自己这是,醉了吗?可为什么,会看到开学典礼时候的事情呢?张继科四处张望,看见自己站在门口和方博打闹,周雨吵着让方博赶紧上游戏,非得挤到自己和方博中间,推得他一个趔趄,撞上了后边的一个白花花的人儿。马龙?张继科愣住了,他从不记得,自己这么早就和马龙打了照面。马龙下意识地伸手扶他,在他道歉时笑着说没事儿,熟悉的小奶音和鼹鼠笑,看得张继科心里一层层地软下去,转而又难过起来,今天自己为什么要说那么过分的话呢,即使做不成,做不成恋人,能和他做朋友,难道不好吗,为什么,偏偏那么贪心呢,他看着马龙定格在那一秒的笑意,难过非常,可能是因为.....

     “马龙...我真的喜欢你....”

     马龙一愣,急急忙看向托着张继科另一只手臂的许昕,许昕一副困极了的废蟒样打着哈欠,含着哈欠迷迷糊糊地问马龙刚刚张继科讲了什么。“没什么没什么....”马龙把张继科往自己这边拢了拢,低头的时候却是藏不住地笑了。

       他本来气冲冲地回寝室,抱着小绿龙在心里单方面宣布和张继科绝交24小时,可九点半就接到许昕的电话,嚷着张继科喝醉了,一个劲儿叫自己名字,非得他过去,中间还夹杂着张继科叫着我没醉我没醉的声儿,马龙挂了电话衣服都没套一件就出门了。真不让人省心,这是马龙见了张继科的第一句话,一米八几的人瘫在凳子上不让人碰,非得要马龙来带他回去。老板在旁边笑,直说他们关系好,万万没想到,张继科存的是这份心思。

       将近十点了,往寝室走的路上人渐渐少了,这会儿张继科已经是整个趴在了马龙的肩头,喝酒上头了发烫的脸贴着马龙冰凉的侧颈,觉得舒服了还蹭蹭,青年新长的胡茬好像猫咪舌头上的倒刺,痒酥酥的,马龙想躲,却被张继科紧紧搂住,“不行...你别走...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我以后不骂你了....”马龙又好气又好笑,他还记得他刚刚挑衅自己呢,现在知道认错了。伸手顿了顿揉上毛茸茸的脑袋。“行。”

      

      

        “马龙!”

        张继科猛地坐起来,眼前是熟悉的床。因为宿醉头还有些疼,缓了缓又躺下了。方博从下边探个头上来,“找龙哥呢?”“没有。”张继科翻个身,对着墙壁不理人。“哦..那这杯蜂蜜水我就自己喝了啊。”张继科挪了挪身子,“什么蜂蜜水?”方博端着水杯故意用汤匙搅处呼噜噜的水声,“就龙哥昨天走的时候交代的,等你醒了给你泡的蜂蜜水啊。”方博盯着床上那个人影别扭地坐起来爬下床,从自己手里抢走了蜂蜜水,边喝还边给自己白眼,“你喝什么,你又没喝酒,边儿去。”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靠过去撞撞张继科的肩膀,“诶,不和龙哥冷战了啊?”张继科把杯子往方博怀里一怼,“好好看你的资料,信不信我让老肖削你,还管闲事。”转身拿衣服去浴室洗澡去了。“哎~到底还吵不吵了啊~”“把你嘴闭上!”

      

       马龙昨天晚上穿得太少,着了凉,整个人都有些犯困,难得赖床,脑子里一直循环播放昨晚张继科说过的话,所以,张继科喜欢自己?马龙抱着小绿龙盯着天花板发呆,可是那他为什么要疏远自己呢?而自己对张继科.....马龙一把掀起被子把自己罩起来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动静不小,闹得许昕醒了。“怎么了师哥....大早上的....”马龙从被子里钻出来,看着许昕不好意思地开口:“不好意思昂昕子,把你吵醒了。”许昕揉揉眼睛,摆摆手拿了眼镜戴上,“没事儿,哟,都十点了师哥你还没起床呢。”马龙挠挠头,声音不知是因为感冒还是给被子捂着,听起来闷闷的,“昂,我有点儿不舒服。”“啊?真的啊?别啊师哥,和昨晚有关系吗,要是秦老师知道是我在比赛前把你带出去害你感冒的话,他肯定饶不了我。”许昕两下从床上跳下来,蹬蹬蹬跑到马龙床下探头探脑。“没事儿,我不跟秦老师说,”马龙安慰他,犹豫了一会儿又开口,试探着问许昕,“昕子,你觉得,继科儿他....我....”“对了我差点给忘了,你俩好了吗?”许昕两手往床杠上一搭,一副看八卦的样子。“什么.....?什么好了吗?”“你俩不吵架了吗,因为谁都喜欢你,老张吃醋了,昨天还吃我的醋,醉了拿着酒瓶要砸死我,好家伙给我吓的,到后来就嚷嚷着要你来接,要给你道歉,他道歉没啊,不是师兄你们俩在一起多久了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呢?诶,师兄,师兄你笑什么啊,你干嘛去啊,要不要我给你找点药啊师兄,师兄,师兄!”

       马龙几乎快要忍不住现在就去骂一顿张继科,这个傻子,连大昕的醋都吃,真是蠢死他了。马龙方才的不确定都被抛到了脑后,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明确自己对张继科的情感,可是这个傻子因为自己毫无智商的瞎想就把自己推到千里之外,绝对不能这么轻易就原谅他,马龙站住脚,在回寝室的路上,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第二日的辩论赛安排在大礼堂,下午两点开场,一点的时候两支队伍已经集合完了,张继科任肖战一边数落他一边给他系领带,目光越过秦志戬的白发去看马龙,今天难得穿了正装没梳刘海,好像剪过了,没之前那么长了,服服帖帖地看得人很舒服,可爱得要命,但是.....张继科揉揉鼻子,总感觉有点儿什么事要发生的样子。马龙偷偷瞟一眼张继科若有所思的样子,心里冷笑一声,哼,你就给我等着吧。

        观众陆陆续续地进场,其中不乏张继科的迷妹和马龙的迷弟,一入座就对着张继科和马龙疯狂拍摄,争论谁更好一些也是常有的事,本人倒是并不在意的样子,马龙还在和许昕说说笑笑,一点都不像昨天还被感冒荼毒的人。而张继科屡次偷窥无果,恨不得给许昕剁掉半截。方博和许昕还在思考到底张继科和马龙和好了没有。于是众人各怀心事地等到了主持人开始热场,最后检查了一下仪表后从容上台。握手的时候张继科出于莫名的尴尬或者说是别扭,本想先一步抽走,却被马龙抓住轻轻捏了一下,张继科微愣,不明所以,看向马龙时后者却已经转向了下一个人,便只能心不在焉地和许昕还有对面方四辩握了手后准备开始比赛。

     

      这次决赛的辩题为了贴近学生群体的兴趣,讨论的是有关大学生应不应该谈恋爱的问题,文法学院为正方:大学生应该谈恋爱,经管学院为反方:大学生不应该谈恋爱。作为参加决赛的两个队伍,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的,可事实上对于张继科来说,他始终都处于放空的状态,或许是马龙最终在决赛相遇太不可思议了,又或许是因为最近的事情乱得很,直到和许昕开始交锋,张继科才回过神来,一想到和马龙的约定,怼许昕也变得狠戾了起来,让许昕一度怀疑自己为什么还要帮这个不知感恩的烈犬调节和自己师兄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卵用啊!张继科坐下时听到主持人说下面进入攻辩环节,不知是眼花还是什么,马龙似乎笑了一下,张继科揉揉眼睛,只当自己看错了,低头去看准备的之后的攻辩词。

       “....由正方二辩向反方二辩或三辩提问,时限三分钟。”

       “我向反方三辩提问。”

       被点到名的张继科一愣,看着马龙嘴角蕴着笑意正盯着自己,“请问反方三辩,你们认为大学生不应该谈恋爱,那么对你们来说大学期间的恋爱是什么样的存在?”

        张继科虽然对马龙突然对点名有丝愣神,但迅速反应了过来,从容不迫地拿起话筒进行阐述,“大学期间的恋爱如果没有正确的引导就犹如洪水猛兽,大家刚脱离高中军事化管理和父母的束缚的半成年人,对于自己并不能很好地控制,大学最重要的是学习知识和增加见闻见识,谈恋爱容易分散我们的注意力,何况谈恋爱的花费巨大,我认为等进入社会后再通过自己的努力营造能谈恋爱的物质条件,相比起来更好一些。我回答完了。”

        马龙点点头,将手中的攻辩词放下,笑意愈发深了,“嗯...好的。那么第二个问题...你...”

        许昕:???好像没这段啊????

        “你愿意和我谈恋爱吗?”

        张继科眼前和脑子里都被一大片空白占据了,醉酒后的记忆像海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涌上来,马龙,马龙,马龙,马龙,属于自己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叫着那个人的名字,你别走,马龙,对不起,马龙,马龙,马龙,马龙......

        “马龙...我真的喜欢你...”

        最后的一句话在脑子里炸开,伴随着马龙慌张的眼神,冰凉的侧颈和轻揉他头顶的手,清晰地呈现在他眼前,和那张笑脸重合。张继科张了张嘴,“我.....”

       

        许昕和方博顾不上拯救惨烈牺牲的铅笔,死死盯着张继科在心里默默(声嘶力竭)地祈祷:哥!!你冷静一点!!这是赛场!!

        张继科握紧了话筒,眼神里带着不确定的固执,斩钉截铁地说。

        “我愿意。”

       马龙笑得不见眼,“昂,我的问题问完了。”

      

       台下迸发出的掌声盖过了主持人的一次次“请保持安静”,秦志戬的脸比张继科的西装还黑,肖战倒是乐呵呵的,好小子,还赢回来一个龙仔呢。现在输赢已经不重要了,就这两人在大赛场合确定关系来讲,比辩论赛冠军可有看头多了。

       

       因为现场过于混乱,不得不暂时终止。张继科下了场小跑过去将马龙的手攥进手里摩挲,一双桃花眼里的爱意深情简直要把马龙淹没,马龙还记得他说的谈恋爱是洪水猛兽,笑着揶揄他,张继科伸手替他理了理头发,宠溺的笑意敛都敛不住。

        “可是为了你,我不怕什么洪水猛兽。”

       end

     我敲我真的写完了

     真的最近懒+太忙了(关键是懒

     还看到有人问我还有没有了

     对不起大家 会有的 都会有的

     都会好的

     耶      

      

最佳辩手(上)

再发一遍 我就不知道我到底戳了什么敏感点了



大学生AU

第一次写他俩的文

比不上太太们 瞎写着玩儿

连题目头都瞎取很蠢兮兮

大家随便看看

希望能有评论

一定接受批评

“科哥,你看,半个月后又是辩论赛了,”刚下了早上最后一节课,方博和张继科还有同寝室的周雨结伴从教学楼出来,方博在手机上戳戳点点,看到了院级辩论赛的消息,“一会儿老肖准得找我们,我想到他的脑袋我就眼睛疼,他办公室那灯泡也太亮了。”

张继科掏出手机划了两下把书塞周雨手里招呼方博:“你这嘴开了光吧,说完老肖就发消息来了。周雨帮我把书拿回去,我和方博中午不回去。”

方博急急忙忙把东西往周雨手里扔,嘴里不停喊着卧槽,周雨险些没接住这好两本书,手上一边理着一边发出申请:

“要不也把我带去呗,我也想参加你们辩论队。”

“怎么的周雨,你要唱歌吓死他们啊?”方博临走还不忘怼周雨,一转头张继科都不知道多少远出去了。

“诶!科哥!等我!我不想一个人被老肖罚做辩题分析!!!”

张继科和方博是X大经管学院辩论队的大二队员,张继科爆发强,底子好;方博脑子快,切点准;他俩第一次配合是在大一一学期的那次院级辩论赛招新上,比赛一比完就被院里的辩论队招走了,带队老师肖战把他俩当亲儿子培养,比对一般队员都凶得多,也疼得多。那场比赛他们的对手是文法学院,比赛结束后,秉着对对方同级的二三辩马龙和许昕惺惺相惜的心情,交了朋友,一来二去感情越发得好,里头千丝万缕的联系倒是说不清楚了。

从肖战办公室出来的方博耷拉着脑袋,刚刚跑太快上楼两腿打结绊了一跤,趴了好一会儿没缓过劲儿来,到办公室被一整个辩论队致以同情的问候,然后就被罚做辩题分析。

“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我....”方博扯着张继科的袖子哭丧着脸,张继科一呼噜他的妹妹头,勾着方博的脖子往食堂走:“不就做个辩题分析嘛,怕什么,科哥帮你做。”

“真的啊!”方博歪过头瞧着张继科的下颚骨,眼里满是小星星。

“想的美。”张继科说完一抬头看见一百米开外一白面团子后面跟个杆子往这边走过来,抛下方博就凑了过去。

方博:????????

张继科几步跑到人面前,明明盯着马龙却在人看向自己的一刻转向许昕:“昕子,巧啊。”

许昕:?????????????

“继科儿,你从哪儿来的昂?”马龙平常上课懒得打发胶,都是妹妹头,加上很久没来得及剪的缘故长长地挡在眼前,马龙给戳得痒,时不时得拨弄几下,看上去是柔弱易推倒,呆萌似企鹅。

张继科于是摸着肚子控诉肖战开会太久,自个儿没吃上饭,现在这么迟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菜了。

马龙一听眉头就皱起来了,嘴上说着张继科早上起的迟没来得及吃早饭饿了活该,手上已经拽着张继科往食堂去了。

看着委屈巴巴的方博,许昕过去撸一把头毛。

“老张不要你了,要不要跟着我混啊小博儿?~”

可能是许昕的尾音贱得让方博恢复了怼人的力量,方博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地揭穿,

“你不也被你师兄抛下了吗,难不成你这瞎子看不着路,要我带你找他去?”

“我要是瞎子你就是导盲犬,你有本事就别进那食堂吃饭~”

“你!……”咕噜咕噜...

“你什么你,你肚子都叫了别说你不想吃。”

“我....我..我还就不吃了!”

方博转头要走,许昕忙长腿一跨到人前头拦住去路。

“博哥博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吗,您吃饭,我付钱,你看怎么样?”

“哼!~”

方博头一扬,大摇大摆冲着食堂去了。

得亏马龙带着张继科跑得快,赶上了最后一勺拍黄瓜,张继科一会儿把饭吃得个精光,坐着和马龙聊天儿。

“继科儿,肖主任是找你说辩论赛的事吗?”马龙盯着张继科右手拇指的倒刺,心里想着一会儿得叫继科儿把那东西撕了。

张继科点头,一手托了下巴盯着马龙看, “是啊,秦主任应该也说了吧,不过我们第一场不是对你们,是对机电的那群人。”想了想还是补上一句,“没什么意思,我还是想和你们文法打比赛。”

马龙和许昕那次比赛之后也被本院辩论队招新了,马龙稳重,刘海一梳盐炸天,刘海一放软萌呆,往场上一站就把对面迷得五迷三道的,当然,马龙的辩论技术也过硬知识储备多,分析认真,和张继科恰好互补,便被张继科认定为最难得的对手。至于许昕,人称蛇皮大蟒,赛场上还能和对方辩友聊起天来,约约下了赛场去哪儿吃夜宵。但认真起来该追着人家的点不放就不放,一口气儿都不让人缓。有时候也挺让文法辩论队的秦主任头疼的。

“昂~我也是~”马龙笑得眉眼弯弯,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活像一只打靶觅食归来的小鼹鼠。“那你们要加油啊,咱们决赛见昂~”

张继科也跟着笑起来,“决赛见。”

食堂里到了现在只剩下稀稀拉拉几个人,打菜的大叔大妈坐在不远的桌子旁聊天。入秋的天气有点儿凉,马龙只穿了一件短袖,张继科怕他冷,起身坐到马龙旁边的位置把外套脱给他。张继科的衣服给马龙有些大,领口松松垮垮的,拉链拉到头还能看见马龙雪白的脖颈。即使现在是阴天,室内光线更少,张继科还是觉得马龙就像那最亮的一束光,直照到张继科的心里头去。他把那句决赛见在嘴里反反复复嚼了个透,说不出什么原因,总觉得有股子甜丝丝的味儿。

张继科笑得愈发蠢了,马龙不知道其中缘故,也笑,抬手一看手表才发现已经12点45,得走去教学楼那边了。

收拾碗筷回收了俩人一块儿往教学楼走,张继科把马龙送到文法教学楼那一块儿和人告别。

“龙你一定到决赛等我。”张继科抓抓脑袋,这风吹来还真有些凉,吹得他眼睛疼,看不了马龙了。

“昂~”

肖战卷起一叠资料敲方博和张继科的头,“你们给我起来, 再看几遍,一会儿上场就来不及了。”一个月时间在辩论队队员们的准备中过的非常快,离比赛开始还有十分钟,张继科向来是迷迷糊糊的模样,倒是方博最近一边准备还得熬夜王者,临上场还是晕晕的。

张继科随便瞟了几眼资料觉得也没什么好看的,余光突然瞥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猛地转过头去就看到马龙笑嘻嘻地看着他,身边的许昕还冲自个儿招了招手。

悄悄挪过去和马龙凑在一起,最近俩人都在忙辩论赛的事情,加上自个儿渴睡都没时间,和马龙也有一个多星期没见面了。马龙为了今天的比赛剪了刘海,穿了正装,张继科看了心砰砰,怎么看怎么像李易峰。张继科伸手捻了马龙鼻梁旁的一根睫毛,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肖战拽起领子往回拉,

“你小子做撒子嘛!还有五分钟就开始比赛了,人文法是下一组,你还凑人家那去做撒子!”

张继科刚听着肖战的数落没一会儿,就听见主持人开始作开场介绍了,从肖战的魔爪中挣脱出来整理资料,一巴掌冲着方博的后脑勺拍下去,

“赶紧起来,不然今晚我让周雨唱古巨基的情歌王。”

方博一个激灵坐起来,拿衣袖擦了擦口水,瞪大眼睛看清资料页码排序,嘴里不忘和张继科讨扰。

“别啊科哥,我今晚还约了小胖儿开黑呢。”

“那就别磨磨唧唧的.....”“有请正方代表,经管学院辩论队的队员们......”“走啊走啊走啊,你俩愣着干撒子!”“走走走走走,科哥你等等我!!”

四人到台上和对方辩友握手,鞠躬,落座。机电的对手要说简单也不是,毕竟都是一个院里挑出来拔尖的几个,不过思维相对没有那么发散,照方博剑走偏锋的路数,大概不是个持久战。张继科理了理领子,朝选手预备区的马龙看过去,后者冲他用唇语说加油,张继科点头,嘴角上扬,傻儿子的模样倒是让机电的辩手看懵了。不是说经管那个外号藏獒的张继科特凶吗,这算是怎么回事儿,情报错了?

但等比赛进行到三辩辩答时,机电的辩手就亲身感受到了,传说中的藏獒是怎样令人想要跪下叫爸爸的气场。等到自由辩论时间,正方二辩出其不意的观点加上张继科双手抱胸目光如炬的注视,反方的二三辩便有些慌乱了。不带这么玩儿的吧,正方三辩谁允许你给二辩加buff的,裁判,你看他俩,过分了喂!

结果毫无疑问是张继科他们队赢了,肖战开心得直揉方博的脸,方博被揉得无法防抗,寄希望于他科哥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转头就看到张继科为马龙送上获胜者加成,俩人笑的花似的,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方博求救无望,越过二人把目光投向已经在翻白眼的许昕,同病相怜之感油然而生。

张继科坐下目送马龙上台坐下,眼睛一刻都离不开。

马龙的领子平平贴贴的,黑色的正装衬得他像个雪人,又白又水灵儿,脖子像天鹅颈似的细长,圆润的嘴唇一张一合,说的每一句话张继科听没听清都要鼓掌,高挺的鼻梁,眼睛旁边有一颗和自己对称的痣,眼睛......

张继科盯着那双小鹿眼发呆,他想起第一次见面时那双眼睛也是这样,看上去犹如湖面波澜不惊,却是大海,暗潮涌动。单单看外貌,马龙是学长学姐眼里典型的学弟形象。标志性的鼹鼠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说起话来无论什么时候都奶声奶气的,跟小猫尾巴似的在你心尖儿上撩拨你,待人又那样好,怪不得那么多的人喜欢他。

想到这里张继科心里不由得有些躁郁,是了,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不管男的还是女的。男的暂且不说,毕竟自己这保三争一的颜值,可女的呢,自己只不过一厢情愿地喜欢他,他要是不喜欢男的呢,他要是不喜欢自己呢...

深陷在感情问题里的张继科脸越来越臭,气压越来越低,方博趴着补觉感觉到身边的凉意往旁边挪了挪,原本经管辩论队喜庆祥和的氛围慢慢消失,低气压持续扩散到前两排的机电辩论队。

机电辩论队:?????怎么着???赢了还不高兴了??????


我本来想 一章写完的

嘚吧嘚嘚吧嘚

莫名其妙写了这么多还没完

还有下篇

希望下一篇是(下)不是(中)

我也太啰嗦了吧 哭了

最佳辩手(上)


大学生AU

第一次写他俩的文

比不上太太们 瞎写着玩儿

连题目头都瞎取很蠢兮兮

大家随便看看

希望能有评论

一定接受批评

@查无此人太太的梗
我真的不知道为啥@不出来
知道这个梗的帮我把太太@出来
哭了


“科哥,你看,半个月后又是辩论赛了,”刚下了早上最后一节课,方博和张继科还有同寝室的周雨结伴从教学楼出来,方博在手机上戳戳点点,看到了院级辩论赛的消息,“一会儿老肖准得找我们,我想到他的脑袋我就眼睛疼,他办公室那灯泡也太亮了。”

张继科掏出手机划了两下把书塞周雨手里招呼方博:“你这嘴开了光吧,说完老肖就发消息来了。周雨帮我把书拿回去,我和方博中午不回去。”

方博急急忙忙把东西往周雨手里扔,嘴里不停喊着卧槽,周雨险些没接住这好两本书,手上一边理着一边发出申请:

“要不也把我带去呗,我也想参加你们辩论队。”

“怎么的周雨,你要唱歌吓死他们啊?”方博临走还不忘怼周雨,一转头张继科都不知道多少远出去了。

“诶!科哥!等我!我不想一个人被老肖罚做辩题分析!!!”

张继科和方博是X大经管学院辩论队的大二队员,张继科爆发强,底子好;方博脑子快,切点准;他俩第一次配合是在大一一学期的那次院级辩论赛招新上,比赛一比完就被院里的辩论队招走了,带队老师肖战把他俩当亲儿子培养,比对一般队员都凶得多,也疼得多。那场比赛他们的对手是文法学院,比赛结束后,秉着对对方同级的二三辩马龙和许昕惺惺相惜的心情,交了朋友,一来二去感情越发得好,里头千丝万缕的联系倒是说不清楚了。

从肖战办公室出来的方博耷拉着脑袋,刚刚跑太快上楼两腿打结绊了一跤,趴了好一会儿没缓过劲儿来,到办公室被一整个辩论队致以同情的问候,然后就被罚做辩题分析。

“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我....”方博扯着张继科的袖子哭丧着脸,张继科一呼噜他的妹妹头,勾着方博的脖子往食堂走:“不就做个辩题分析嘛,怕什么,科哥帮你做。”

“真的啊!”方博歪过头瞧着张继科的下颚骨,眼里满是小星星。

“想的美。”张继科说完一抬头看见一百米开外一白面团子后面跟个杆子往这边走过来,抛下方博就凑了过去。

方博:????????

张继科几步跑到人面前,明明盯着马龙却在人看向自己的一刻转向许昕:“昕子,巧啊。”

许昕:?????????????

“继科儿,你从哪儿来的昂?”马龙平常上课懒得打发胶,都是妹妹头,加上很久没来得及剪的缘故长长地挡在眼前,马龙给戳得痒,时不时得拨弄几下,看上去是柔弱易推倒,呆萌似企鹅。

张继科于是摸着肚子控诉肖战开会太久,自个儿没吃上饭,现在这么迟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菜了。

马龙一听眉头就皱起来了,嘴上说着张继科早上起的迟没来得及吃早饭饿了活该,手上已经拽着张继科往食堂去了。

看着委屈巴巴的方博,许昕过去撸一把头毛。

“老张不要你了,要不要跟着我混啊小博儿?~”

可能是许昕的尾音贱得让方博恢复了怼人的力量,方博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地揭穿,

“你不也被你师兄抛下了吗,难不成你这瞎子看不着路,要我带你找他去?”

“我要是瞎子你就是导盲犬,你有本事就别进那食堂吃饭~”

“你!……”咕噜咕噜...

“你什么你,你肚子都叫了别说你不想吃。”

“我....我..我还就不吃了!”

方博转头要走,许昕忙长腿一跨到人前头拦住去路。

“博哥博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吗,您吃饭,我付钱,你看怎么样?”

“哼!~”

方博头一扬,大摇大摆冲着食堂去了。

得亏马龙带着张继科跑得快,赶上了最后一勺拍黄瓜,张继科一会儿把饭吃得个精光,坐着和马龙聊天儿。

“继科儿,肖主任是找你说辩论赛的事吗?”马龙盯着张继科右手拇指的倒刺,心里想着一会儿得叫继科儿把那东西撕了。

张继科点头,一手托了下巴盯着马龙看, “是啊,秦主任应该也说了吧,不过我们第一场不是对你们,是对机电的那群人。”想了想还是补上一句,“没什么意思,我还是想和你们文法打比赛。”

马龙和许昕那次比赛之后也被本院辩论队招新了,马龙稳重,刘海一梳盐炸天,刘海一放软萌呆,往场上一站就把对面迷得五迷三道的,当然,马龙的辩论技术也过硬知识储备多,分析认真,和张继科恰好互补,便被张继科认定为最难得的对手。至于许昕,人称蛇皮大蟒,赛场上还能和对方辩友聊起天来,约约下了赛场去哪儿吃夜宵。但认真起来该追着人家的点不放就不放,一口气儿都不让人缓。有时候也挺让文法辩论队的秦主任头疼的。

“昂~我也是~”马龙笑得眉眼弯弯,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活像一只打靶觅食归来的小鼹鼠。“那你们要加油啊,咱们决赛见昂~”

张继科也跟着笑起来,“决赛见。”

食堂里到了现在只剩下稀稀拉拉几个人,打菜的大叔大妈坐在不远的桌子旁聊天。入秋的天气有点儿凉,马龙只穿了一件短袖,张继科怕他冷,起身坐到马龙旁边的位置把外套脱给他。张继科的衣服给马龙有些大,领口松松垮垮的,拉链拉到头还能看见马龙雪白的脖颈。即使现在是阴天,室内光线更少,张继科还是觉得马龙就像那最亮的一束光,直照到张继科的心里头去。他把那句决赛见在嘴里反反复复嚼了个透,说不出什么原因,总觉得有股子甜丝丝的味儿。

张继科笑得愈发蠢了,马龙不知道其中缘故,也笑,抬手一看手表才发现已经12点45,得走去教学楼那边了。

收拾碗筷回收了俩人一块儿往教学楼走,张继科把马龙送到文法教学楼那一块儿和人告别。

“龙你一定到决赛等我。”张继科抓抓脑袋,这风吹来还真有些凉,吹得他眼睛疼,看不了马龙了。

“昂~”

肖战卷起一叠资料敲方博和张继科的头,“你们给我起来, 再看几遍,一会儿上场就来不及了。”一个月时间在辩论队队员们的准备中过的非常快,离比赛开始还有十分钟,张继科向来是迷迷糊糊的模样,倒是方博最近一边准备还得熬夜王者,临上场还是晕晕的。

张继科随便瞟了几眼资料觉得也没什么好看的,余光突然瞥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猛地转过头去就看到马龙笑嘻嘻地看着他,身边的许昕还冲自个儿招了招手。

悄悄挪过去和马龙凑在一起,最近俩人都在忙辩论赛的事情,加上自个儿渴睡都没时间,和马龙也有一个多星期没见面了。马龙为了今天的比赛剪了刘海,穿了正装,张继科看了心砰砰,怎么看怎么像李易峰。张继科伸手捻了马龙鼻梁旁的一根睫毛,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肖战拽起领子往回拉,

“你小子做撒子嘛!还有五分钟就开始比赛了,人文法是下一组,你还凑人家那去做撒子!”

张继科刚听着肖战的数落没一会儿,就听见主持人开始作开场介绍了,从肖战的魔爪中挣脱出来整理资料,一巴掌冲着方博的后脑勺拍下去,

“赶紧起来,不然今晚我让周雨唱古巨基的情歌王。”

方博一个激灵坐起来,拿衣袖擦了擦口水,瞪大眼睛看清资料页码排序,嘴里不忘和张继科讨扰。

“别啊科哥,我今晚还约了小胖儿开黑呢。”

“那就别磨磨唧唧的.....”“有请正方代表,经管学院辩论队的队员们......”“走啊走啊走啊,你俩愣着干撒子!”“走走走走走,科哥你等等我!!”

四人到台上和对方辩友握手,鞠躬,落座。机电的对手要说简单也不是,毕竟都是一个院里挑出来拔尖的几个,不过思维相对没有那么发散,照方博剑走偏锋的路数,大概不是个持久战。张继科理了理领子,朝选手预备区的马龙看过去,后者冲他用唇语说加油,张继科点头,嘴角上扬,傻儿子的模样倒是让机电的辩手看懵了。不是说经管那个外号藏獒的张继科特凶吗,这算是怎么回事儿,情报错了?

但等比赛进行到三辩辩答时,机电的辩手就亲身感受到了,传说中的藏獒是怎样令人想要跪下叫爸爸的气场。等到自由辩论时间,正方二辩出其不意的观点加上张继科双手抱胸目光如炬的注视,反方的二三辩便有些慌乱了。不带这么玩儿的吧,正方三辩谁允许你给二辩加buff的,裁判,你看他俩,过分了喂!

结果毫无疑问是张继科他们队赢了,肖战开心得直揉方博的脸,方博被揉得无法防抗,寄希望于他科哥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转头就看到张继科为马龙送上获胜者加成,俩人笑的花似的,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方博求救无望,越过二人把目光投向已经在翻白眼的许昕,同病相怜之感油然而生。

张继科坐下目送马龙上台坐下,眼睛一刻都离不开。

马龙的领子平平贴贴的,黑色的正装衬得他像个雪人,又白又水灵儿,脖子像天鹅颈似的细长,圆润的嘴唇一张一合,说的每一句话张继科听没听清都要鼓掌,高挺的鼻梁,眼睛旁边有一颗和自己对称的痣,眼睛......

张继科盯着那双小鹿眼发呆,他想起第一次见面时那双眼睛也是这样,看上去犹如湖面波澜不惊,却是大海,暗潮涌动。单单看外貌,马龙是学长学姐眼里典型的学弟形象。标志性的鼹鼠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说起话来无论什么时候都奶声奶气的,跟小猫尾巴似的在你心尖儿上撩拨你,待人又那样好,怪不得那么多的人喜欢他。

想到这里张继科心里不由得有些躁郁,是了,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不管男的还是女的。男的暂且不说,毕竟自己这保三争一的颜值,可女的呢,自己只不过一厢情愿地喜欢他,他要是不喜欢男的呢,他要是不喜欢自己呢...

深陷在感情问题里的张继科脸越来越臭,气压越来越低,方博趴着补觉感觉到身边的凉意往旁边挪了挪,原本经管辩论队喜庆祥和的氛围慢慢消失,低气压持续扩散到前两排的机电辩论队。

机电辩论队:?????怎么着???赢了还不高兴了??????


我本来想 一章写完的

嘚吧嘚嘚吧嘚

莫名其妙写了这么多还没完

还有下篇

希望下一篇是(下)不是(中)

我也太啰嗦了吧 哭了

在看比赛的时候捕获野生大大 超开心
蟒胖超棒der
他俩科哥也来看了会儿
另外看到邱叔叔我整个人跳起来了

于是我们的蒸煮

Fassavoy:

我要#出我所有CP